1. 首页
  2. 生活知识
  3. 烹饪美食
  4. 家庭医生
  5. 齐乐娱乐
  6. 开心笑话
  7. 电脑网络
  8. 老人健康
  9. 实用专题
  10. 娱乐八卦
RSS

良好的心态是健康灵丹妙药

  流沙河博学睿智,温文尔雅,德高望重。他曾在中国诗坛上笔走龙蛇,饮誉海内外。十余年前,先生突然“见异思迁”,弃诗而作文,鼓动海峡两岸文化交流,拨弄出举世瞩目的一个大旋涡。近年来,突然又波澜不惊,蜀国的文学圈子消失了他那瘦比黄花的影子,消失了他那让人心头搁不下的谦恭,消失了他兴之所至谈笑惊座的幽  默。先生的近况如何?难道真是“夕阳无限好,只是近黄昏”?  浸淫于庄子的精神境界  先生生于1931年,如今已是奔八旬的人了。他身高1.7米,体重却只有90多斤,怎一个“瘦”字了得。看他的样子,容易使人想到经霜后的枣树,秋塘里的残荷。不过,光阴似箭催人老,先生已是两鬓如霜了,但双眼依然睿智深邃,神态依然恬淡超然。  问先生近来可好?他说身体尚佳,无大病,不饮酒,烟已戒多年。邻居小孩都叫他“瘦爷爷”,但他却自觉身体倍儿棒,因为早上跑街的时候,“留意一看,周围没有比我年纪大的人,这说明我的身体不错嘛”。他做事手脚利落,行走健步如飞,全然不像70多岁的老人。  先生言谈海阔天空,雅俗共赏,亦庄亦谐。他幽默的质量,可谓绝唱,上下五千年,纵横数万里,引经据典,从早“幽”到晚。先生说:有两个人逛书店,看到一排排包装精美的书,两人在浩叹祖国文化博大精深的同时,各自大发了一番高论。一人说,这个作家太骄傲了,出了一本书,竟然在封面印上“老子著”;另一人说,那个作家太谦虚了,自我作贱,署名“孙子著”。  先生日常居家喜读书,好静思,此外亦奖掖后进,扶持新人,基本谢绝社交应酬。先生杜门避嚣,浸淫于庄子那份旷达的精神境界。值得一提的是,早在1958年,先生就对博大精深、行文诡谲的《庄子》产生了感情,并认为先秦诸子中,思想最杰出的是庄子。于是殚精竭虑,将凝结心血与智慧的30万字的《庄子现代版》奉献给了读者。  先生自言信奉老庄,注重心理调适,称“养生主”者,养灵魂是也。先生认为,养生主要是指养人的灵魂和精神,也就是养一个人的内心世界。于是,他先从养心做起,而养心又从饮食上入手。  独创芝麻玉米汤  多年来,每日早晨7点,先生便起床自做他本人独创的芝麻玉米汤。其操作方法是:取玉米面、荞麦面各半,做粥,盛碗,然后在碗内放芝麻酱、党参蜜各一羹匙,搅匀,食用。他把该早点定名为“芝麻玉米汤”。此汤不仅治好了他的消化疾病,而且精神也倍增。须知,每100克芝麻酱中的含铁量高达58毫克,比猪肝高一倍,比鸡蛋黄的含铁量高六倍。芝麻酱中含钙量也超过了蔬菜和豆类,仅次于虾皮。先生的芝麻玉米汤,虽清淡,营养却非常丰富。玉米粥、芝麻酱、酸奶是他每日不可缺少的养生之“吉祥三宝”。  有对夫妇照流沙河的芝麻玉米汤具体实施,服食月余,立见功效。妻有便秘,且血压偏高,服食芝麻玉米汤后,便秘竟不治而愈。夫肠胃不好,时有便溏,与妻子恰是极端,不想竟也逐日好转。这对夫妇大喜过望,逢亲友欣欣相告。  饮食上,先生注重营养平衡,科学合理,多吃新鲜蔬菜、水果。先生对家乡菜肴偏爱有加,对成都一川菜馆所赞称的“民以食为天,食以民为铨,百姓所赞扬,物美价且廉。”以及“白肉拌蒜泥,腰花炒猪肝,落座便可啖,爽口即为鲜。鸡丁说宫保,豆腐说淮南,锅巴烩肉片,炸响满堂欢……”大加推崇。有朋自远方来,如台湾诗人余光中等来访,便以烧饼小菜、蒸牛肉和夫妻肺片等招待客人,于是主客尽欢。先生还在《Y先生语录》中说:“春天的苕菜,还有香椿拌嫩胡豆哟,夏天的凉粉,还有酸豇豆炒碎牛肉哟,秋天的泡海椒,还有干煸狗爪豆哟,冬天的泡青菜,还有豆豉熬腊肉哟。”引得读者口水长流,甚至有望梅止渴之功。  每天吃过早饭,先生都要到户外走一走,活动活动。他认为,最好的运动方式应像“庖丁解牛”那样顺应自然。选择适合自己的饮食和运动,看起来与养心没有什么关系,但先生认为,这正体现了庄子的养心原则。  饮食、运动之外,精神的减负,才是先生养心的真正内容。他常告诫自己:不要攀比,不要好胜,更不要贪多。先生言,从这个角度说,也是一种养心。正如老子所言“知其雄守其雌,知其白守其黑”。  先生书法,一如人品,纯正而生静气,于古拙中见灵秀,透出一股儒雅纯正和宁静淡泊之气。“虚室生白”是他常写的四个字。他说“虚室生白”翻译成白话,就是空房子里面充满阳光。他把人的心比喻成一间房子,如果房子里各种家具塞满了,光线就暗了。人的心也是,各种要求、各种欲念、各种愿望、各种仇恨、各种纷争全部塞满了以后,人的心也就暗下来了。因此,不仅要清除自己心里的杂物,更要抵制外来的诱惑。  知宇宙之浩渺,一己得失忘之  先生原名余勋坦,“流沙河”中的“流沙”二字,取自《尚书•禹贡》之“东至于海,西至于流沙”,因国人名字惯为三字,遂将“河”复补。  先生诙谐幽默,豁达乐观。上世纪50年代末的“反右”运动中,先生因《草木篇》在全国上下被批倒批臭,被打成“右派”,押送回老家金堂县劳动改造。“文革”中又升为“牛鬼蛇神”、“人民的敌人”,连续接受多种劳动改造20年。20年,可不是个简短的时间,若是换了别人,恐怕愁都愁死了。先生始终保持着一种积极乐观的心态,淡静从容,笑看人生。先生《退休赋》云:“感人生之短暂,万事云烟散矣。知宇宙之浩渺,一己得失忘之。”  阅历的沧桑,岁月的剥蚀,对于先生来说,已如遥遥一曲《渔樵问答》,喧嚣滤尽,只剩下如水的宁静。先生的书柜与桌椅,都是老掉牙的家什,丝毫也看不出一点现代文人的居室气息。而且书房临着喧嚣的大街,不待开窗,已是市声如潮,可他却能安坐寒斋,心神专注地读一些怪异的书。这是诗人陶渊明式的超脱?是古贤士颜回式的安贫?还是先生历经沉浮世事洞明后超然物外的一种彻悟和升华?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,先生是修身养性之人,修身养性强调心灵感受的质量,以达到心中理想的自我形象塑造。他深知,平静地生活,才是人生的真实目的。  如今是讲究经济的时代,作为享誉中外的文化名人,请流沙河题字作文的人总是络绎不绝,有厂商甚至欲出重金请他写一篇文章。先生说:“我也很想挣这些钱,但如果我勉强自己去写,写的过程中自然会导致自己内心的种种不安和不快,那就等于做了自己负担不了的事情。”不做自己负担不了的事情,并不是什么事都不做。先生说,无为和有为,其实就像中国传统的阴阳太极,既对立,又统一。在无为和有为之间,也要找到一种平衡。在无为和有为的平衡中,先生清除了心灵的杂物,治愈了身体的疾病,也用事实证明了自己暮年乐逍遥的人生观。  谈到文人的穷困,先生坦然说:“富有富的活法,穷有穷的乐趣。”《孙子兵法》中之“静幽慎言”的君子修养守则认为,人心本浊、人欲本炽,所以在名利面前要保持真我风采,即使有志向,也是在淡泊中的一种“得之我幸、不得我命”。先生推崇道家恬然自适、消极不争的思想,能够超然物外,求得心灵的静逸,实不简单。  先生起居有节,生活规律。他认为锻炼应有长性,健康来自持久的锻炼和良好的生活习惯。信念、心态的好坏左右着人体的免疫功能,良好的心态是剂灵丹妙药,心理健康重于身体健康。要愁愁常在,要乐乐常来,切莫斤斤计较、自寻烦恼,应保持乐观豁达、精神焕发、幸福愉快的心态。多年的经验使他深有体会,轻松愉快才能健身,才能战胜疾病。只有热爱生活,才能身心俱健,延年益寿。
[时间:2011-03-12]
相关文章
齐乐娱乐唯一官方网站